沐柒

是谁将不归之路走得义无反顾。

薛晓,中秋

ooc求不嫌QAQ「抱头」

又是月圆的时候了啊。

算算日子,今天是中秋呢。

仰面躺在树下的人皱了皱眉头。

中秋,团圆的节日。

不过这好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,反正打记事起,自己就没有见过那所谓的父母亲人,也从未对此有过期望。

支起身子,薛洋抬起缠着重重绷带的手,似乎想要挡住透过枯枝照在脸上的惨白月光。

以前在金家,倒是金光瑶会设宴,可惜这义庄里,就算有人,也过不了这中秋了。

想到如今这一城里的“活尸”,薛洋心情颇好的笑了。

乌鸦嘶哑的鸣叫在空荡荡的义城中回响。

“喂!你在那里躺着干嘛!”

扬起的嘴角顿了一顿,收起笑容,转头,看向打断自己的来源。

“小瞎子,你嚷嚷什么!”

将嗓音压得低哑,有些不耐烦的等人解释。

“你以为我想来啊,是道长,他叫你过去。”

一个小丫头还脾气挺大,不过,晓星尘找自己作什么,莫非……他发现了吗?

脑中闪过多种可能,手已经轻轻扶上腰间的降灾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让道长等你吗?快走啊。”

回神,那小丫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边,还在自说自话。

手又从剑柄上移开。

……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忽略掉心中突然浮现的一丝不对劲,薛洋拍拍衣摆上的泥土,快步跟上已经走出不少路,还仍在不断叽叽喳喳的阿菁。

远远的就望见门口的那抹白色了。

圆月的月光照得那身白衣更刺眼了啊。

走进,在离那人半米出停下。

“找我作什么?”

有些不悦的语气掩盖了眼里晃过的杀意。

“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到底想做什么……

“今天是中秋。”

随着传来的温和声音带着笑意。

“抱歉这么晚了还让阿菁去打扰你,想想还是大家一起来过中秋要好些。”

“因为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月饼,就随意买了几种口味,你看看,挑一个吧。”

…………?

…………

“你快回句话啊,我和道长看不见,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。”

“喂!这可是道长今天一大早到镇上去买来的!”

“……谢谢……”

怪不得一早上没有见着人。

第一次觉得觉得阿菁那丫头不是那么聒噪。

有些恍惚,回过神来,发现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巴掌大的月饼。

泛黄的油纸上红色的墨迹已经有些糊了。

莲蓉味啊。

“啊,我这个里面有蛋黄!道长道长,你的是什么味道?”

“是豆沙。”

“小瞎子,你也不怕撞在石桌上。”

意料之中的看着正在人身旁蹦蹦跳跳的小丫头炸了。

“要你管!快吃你的月饼!”

侧身躲过袭来的油纸团,继续看人气得跺脚。

咬一口手中的月饼。

好甜……

“你你你!欺负人!道长你看看他!”

在某气急的声音中三两口吃完,回头看向从头到尾一直在一旁静静坐着的人。

知他看不见自己,所以才可以肆无忌惮的盯着人。

“都吃完了吗?”

小丫头安静了。

“嗯。”低应一声。

“今天的月亮,一定很圆很大吧,记得之前的每一个中秋夜都是这样的,可惜,现在看不见了。”

少见的,那人的微笑里带上了一丝悲伤。

“今天的月亮很圆很亮,比往年的还要大。”

话语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脱口而出。

受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吧,那就,这样吧。

闻言,晓星尘愣了愣,随即轻笑出声。

“下一年中秋,我给你们做月饼吧。”

“好啊,道长的手艺肯定不错!”

抬头望天,今年是月,好像真的比往年的圆。

嘴里,甜到发腻的莲蓉味久久不能散去。

来年中秋,真是一个好愿望。

闭眼,似乎可以看见,小镇上,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拿着一个月饼小心翼翼的咬下,一个笑意温和的白衣男子走来,拉过了孩子脏兮兮的小手,两人并肩消失在巷子尽头。


金光瑶把薛洋藏在深山里的一处树下,整理衣物时,从薛洋的怀里掉出一团油纸,仔细看看,上面还有红色油墨印上的莲蓉二字。


世人皆晓金家客卿成美恶,无人识得赤子曾可赦当年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