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柒

是谁将不归之路走得义无反顾。

恶友组

emmmm想了想要怎么写糖呢……「挠头」

嘛……ooc求不嫌QAQ「抱头」

某年中秋,金家偏院。

“你作为客卿,是要到场的。”

“真不知道为何你要执着于这个。”

金光瑶有些头疼的看着面前斜靠在门柱旁的人,再次劝道。

“中秋晚宴就这么重要?”

薛洋挑眉。

“这是你来到金家的第一年,是必须要在的。”

(这个新的“客卿”,怎么如此不解人意呢。

算了,阴虎符的存在,现在还不能丢。)

即使心中转过千种想法,金光瑶的脸上仍然是那副完美的温和笑容。

“啧,非要这么掩饰太平。”

虽然这么说着,却已经起身准备赴宴。

“是虚假,但也是大家想要看到的。”

小声到几乎快被风吹散的话语落入薛洋耳中。

“夜幕已降下,还请阁下小心。”

还未待到薛洋再次说些什么,金光瑶便已快步走到人前,提灯引路。

圆月的月光对着下方金家大殿的灯火,厚重的朱门之后,是一片“团圆”的中秋之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金光瑶真是可怕。

在跟随金光瑶做那所谓金家客卿的时日里,薛洋越发觉得,这只看着笑眯眯的狐狸,骨子里有着令人害怕的疯狂。

看着他把那结拜的兄长分尸后变为凶尸,还将头颅封上,做这些时,也仍然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容,但逃不过薛洋看见那眼中晃过的一股浓烈狠意。

既然狠,又为何不直接出手,甚至还要将假象演作真实。

有时真的不明白为何有金光瑶这样活的这么矛盾的人存在。

薛洋认为,换做自己是绝不可能在如此粉饰太平之下还能谈笑自如。

所以,也怪不得那人说自己不适合当一个真正的客卿。

反正本来也不是。

还记得自己回答时的不以为然。

说白了就一场交易,用自己手上万人窥视的阴虎符,换一个暂时的安身之处,何乐而不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就知道,这太平脆弱到不堪一击。

早就预料到金家也不能藏自己太久,谢过了金光瑶,薛洋便退下那身金星雪浪的衣裳离去。

不知道金光瑶看见那一罐子的秘制“茶”,会有怎么样的反应。

那可是自己在金家的日子里积攒下来的啊。

“逃亡”路上,薛洋有些恶趣味的想。

可惜啊,应该是不能看见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晓星尘你看,如我所言,你这种大善人,在这世道,一般都是没有好下场的。

没有找到锁麟囊。

杀死阿箐那个骗人小瞎子以后,自己又回到义庄装作晓星尘开始生活。

其实有些时候,还真有些想念被“捡到”的那段时间,然而出乎意料的,还会恍惚听见“成美”二字,似乎还在那片灯火辉煌中做一个挂名客卿。

直到那两人的到来。

被砍掉的断手末端传来阵阵疼痛,但似乎没有记忆中的断指来的深刻。

果然,晓星尘,又如你所言,我这种大恶人,也不会有一个好下场。

不过有些惊讶的看见金色的背影出现。

自己居然还有人收尸的啊。

盯着金光瑶莫名不清的神色,对他咧嘴笑笑。

“你活不了了,有什么遗言吗。”

“呵呵,我……能有什么遗言,只是没想到……在金家做客卿……还有帮忙收尸的福利。”

“这里是金家后山,这个山坡基本无人打扰,我给你葬在这里,碑文肯定是不能刻了,不然你肯定会被碎尸万段。”

见金光瑶不理自己,薛洋也没有力气再说些什么,索性继续倒在地上,有些新奇的听别人讨论自己的下葬。

“给我个棺材吧……死了应该可以有个安身之地。”

突发奇想的提出了要求。

“……可以。”

金光瑶脸上的笑容未变,出口的话顿了顿。

“放心……我尽量死快一些,就少麻烦你一些了。”

金光瑶有些无奈,这世上还有人这样去调笑自己的。

随即又神色一暗。

不过,就算想,这人也活不了多久。

已经说不出话了,意识渐渐模糊,双眼已经看不清四周。

脑中最后闪过的不是幼时的那辆马车,也不是晓星尘的拔剑自刎,竟然是一朵金星雪浪的白色牡丹,在一片混沌中异常清晰。

若说实在是有什么没有说出口的,就是……

染血的白色牡丹,很美啊。

成美,成美,成人之美。

也只能是成他人之美。

所以我才说不喜欢这个字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又费了点时间找来一口棺材,金光瑶将薛洋葬下。

压实土包,立上一块空白石碑,想了想,将已经脏了的外袍脱下,披在石碑上,随后起身欲走。

“薛洋,如果还有来年,我会来看你的。”

拍拍裤腿上的尘土,金光瑶转身离去。

金星雪浪在风中鼓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随后的每年,金光瑶确实有来清扫薛洋的墓,有时兴起,也变着花样的在中秋放些不同口味的月饼在坟前。

有时候,金光瑶会想,如是连自己也不来了,这世上会不会没有人在记得有薛洋这么一位的存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再后来,金光瑶与聂明决一起坠入石棺,死无葬身之地。

那处无名之坟,也就荒了。

敛芳,敛芳,敛一世之芳。

在鲜血中盛开的牡丹,依旧美得惊人。


PS:完了……变成刀子了啊……

评论(5)

热度(5)